沉迷各种小哥哥的渝

这里混凹凸,王者,小英雄,HP,全职,猎人
欢迎来找我玩
记得要写暑假作业【不你】
hhhhh

【信云】不可述

看了阿风太太的《欲孽》,内心差点没崩溃

诸君,你们信云的不撒糖的吗!!!?

然后脑洞大开

就有了这么一篇文,   @等风来

文笔极渣,慎入



人真的只有等失去了,才会痛楚,伤感,惋惜,怀恋

就像韩信失去了赵云,无可挽回



“哥哥,哥哥。”路边的小男孩拽住韩信的衣角,“哥哥你知道我妈妈在哪儿吗?”

旁边的保镖正准备将小孩赶走。

韩信阻止了他。

他笑着,牵过男孩的手,“哥哥会帮你找到妈妈的。”他许诺着。

可他终究没敢看向小男孩的眼睛。

那是一双纯净,不含任何污秽的眼啊。韩信已经失去资格,拥有那双眼了。

他想起了赵云。

那个脸上充满笑容,眼里透露着光彩的赵云。

那样夺目,也那样刺眼。

男孩找到了妈妈,妇人连声道谢。

“这年头,能遇见您这样的好人,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妇人抱住了男孩。

韩信突然想起,那年赵云所说:“哥哥,能遇见你,真好。”

可韩信最终也把赵云弄丢了。

眼泪早已灌满眼眶。

无数人称赞着这个年纪轻轻,继承家业的年轻人,过去的黑历史也被韩信的父亲抹去。

“真幸运啊,能到韩sir的公司来。”

“对啊,不仅人帅,对待下属的态度也很好呢!”

“嗯嗯,不知道韩sir有没有婚配,嫁给他的人一定很幸福。”

韩信垂下眼眸。

李白站在他身边不语

他突然开了口:“韩信,我觉得诸葛亮说的没错。”他眨巴眨巴眼,“辜负了一人,就等于失去了一生。”

“也对。”韩信嘴里充满了苦涩,“我再也没有权力,给别人幸福。”


“赵云,如果我这一世,行善,除恶,那下一世,还能见到你吗?”他忏悔着。

但没了往日那个纯净的少年,用独有的声音告诉他,“好的。”

“做错了事,是得用几辈子偿还的。”诸葛亮冷冷的说,“你不配与赵云去同一个世界。”

赵云最后的房间里放着一张与世俗不入的照片,那是与韩信的合照,背后写着,“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与你相见。”

重度ooc,感觉自己要凉。

【all云】新年快乐!!!

小天使们新年快乐!!!

还是上次的梗

我流ooc,不喜勿喷

求爱心推荐
















“子龙!!!”听到不远处韩信的叫声,赵云回过头,笑着向韩信打了声招呼,“重言。”

“子龙可真偏心,都不喊我。”李白从韩信身后走了出来,还一脸委屈。

“好啦太白,这不是打招呼了吗?”赵云笑了笑,停下手中的活,轻轻抱了抱二人。

“子龙你又在干这种活啊,不是说了吗,以后不许干了。”韩信瞥了瞥赵云身后,有些不高兴地说。

“对啊子龙这种活可不是你该干的。”李白接了一句,“可别把自己累坏了。”

“好啦,我只是偶尔练练手而已,你们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对了,你们找我什么事啊?”赵云甩甩手示意自己没事。

李白韩信对视一眼,“哦,差点望了正事。”韩信拍了拍头,李白继续说,“是这样的,子龙。今天是除夕,人间很热闹的,一起去玩吧。”

人。。。间,赵云歪了歪头,好像很久没去了,可是我好像还不能完全化为人形啊!

韩信看赵云犹豫的样子,连忙补充到,“没关系哦子龙,只要是在12点之前回来,我有办法让子龙完全变成人行哦!”

“真的!?”赵云有些意外,很快就在惊喜中答应了下来。




“诶,人间真是大啊!”李白兴奋地瞎转悠 ,拉住赵云的手就要望集市那边赶去。

韩信眼疾手快地抓住了赵云的另一只手,一脸不悦地对李白说到:“别跑远了!”

“你管不着!!!”

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赵云连忙在中间调和“你们别吵了,这是人间,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

“哼!开在子龙的份上就原谅你了!”

“喂!这是我要说的吧!”

笑着看着两人嬉闹的样子,赵云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有朋友【老公】的感觉,挺好的。

“狄大人!!!是糖葫芦!!!”李元芳抓住身旁人的手往赵云的方向挤过来。

“嗯。。。。。这是什么。。。。”李元芳摸了摸耳朵。

“怎么了元芳。”狄仁杰笑着摸了摸李元芳的头。

“没什么。。。就是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些话。。。。”动了动耳朵,元芳笑着,牵起狄仁杰的手,“那边,狄大人。”




“唔。。。”赵云皱了皱眉头。

“子龙怎么了?!”李白扶住赵云的手臂,关心道。

“没事。。。。欸!!!龙角要长出来了!!!”

“韩二狗,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啊!”韩信也慌了。

“先找个地方吧,看看。”李白心疼地看着赵云,没心思与韩信吵架了。





“小亮亮,怎么了?”刘备看向诸葛亮。

“没事,只是好像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诸葛亮笑了笑,“我出去一趟。”

“欸!!!马上过年啦!”

“你老祖宗说他马上来陪你,我先走啦!”



“你们干什么。”

“呜哇!诸葛亮!”李白往后一踉跄。

“吓到了,还真抱歉。”诸葛一脸笑意。

“那你怎么在这儿。”韩信不悦地说。

“韩信,你好像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诸葛亮一挑眉,“作为人间的主管,你们私自下凡我没揭发,子龙这又怎么了?”

“抱歉啊军师,都是我修为不够,他们也是想带我来人间才下凡的,这事都怪我。”赵云抱歉地说。

“子龙。。。。好了,12点以前,两界大门都不会打开,当务之急是帮子龙先封住修为,不然会闯大祸的。”诸葛亮冷静地说。

“可。。。该怎么办呢。。。”李白烦闷地说。

“韩信,李白,你们先压制住子龙,我去请个人。”

“麻烦军师了。”




“主公。”

“欸,小亮亮回来了。”刘备欢迎道。

“嗯,有点事,想请主公帮忙。”

“没问题。”

“你们新年还加班?”一个略调戏的声音传来。

“老祖宗,孔明找我有点事,我去去就回。”刘备回头说道。

“嗯。。。反正闲着也是无聊,我也去。”刘邦双手抱住头,“走吧。”





“这个诸葛,怎么还不回来。”韩信有些心急了。

“抱歉。。。害得你们也不能玩了。”

“子龙别胡说,你能陪我们,我们就很快乐了。”李白头上流下几滴汗。

“来迟了。”诸葛亮带着身后两人,“快开始吧。”


过程省略


“呼。。好了”诸葛亮长嘘一口气。

“我,可以维持人形了么?”活动活动手臂,赵云惊喜地说。

“嗯,但是功力全被封了,接着。”诸葛亮扔过一吊坠,“你的功力全在里面了,韩信,你们家武器多,记得找一把适合子龙的。”

“不需要你说我也知道。”

“多谢两位帮。。。。主公人呢?!”诸葛亮心急地四周望了望。

“刘备?他先走了。”

“不说这些了,你们快来看!!!”赵云倚在窗前,用手指着外面。

满目的烟花映入眼帘。

“新的一年,大家一定要平安幸福哦。”

“新的一年,也一定要和子龙在一起!!!”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渝携老公子龙哥哥来给大家拜年了!!!!

紫堂生日快乐!!!!

今天是幻幻生日啊

都过情人节去了吗?

太让人伤心了。

最终在情人节贺文和幻生日贺文中选择了后者





“大家好。”

一如既往的没有回应呢。

对啊,我不过是一个吊车尾呢。

到底在期盼着什么呢,紫堂幻。

“紫堂!!!早上好!!!”

“金!”

“怎么啦,紫堂。”

果然,连金也不会记得吧。

我这样的人,到底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

“废物”
“你有什么价值”
“吊车尾”
“渣渣”
“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站在这里的原因?

我的梦想?

因人而异?

没有实力,就该被踩在脚下?

默默坐在位子上,那个教室最偏僻的角落,从不引人注目的地方。

就算鼓起勇气,说出自己心底的话,又有谁会听。

金?理解不了吧。

格瑞?冷淡的样子就直接拒绝了自己吧。

凯莉?从不会注意自己的想法吧。

无数人轻视的目光,讥笑着这些无谓的理想

有谁,能倾听自己的声音。

“有哦,紫堂。”

“谁!”

“我喜欢你,温柔的目光,为他人着想的心。你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我愿同你一起,一辈子哦!”

“……谢。谢谢。”

“所以好好活着哦,生日快乐!!!”





献给所以幻吹 @松落

祖国父亲新年快乐!!!


献给祖国父亲

文笔渣,慎入








在王耀的梦里

那个传说中拥有至高无上力量的国家,古/罗/马,不过是一个轻浮的爱说笑的人。一条丝绸之路成了他们唯一的交流方式,会牵住他的手,带他去热闹的市井,他会给他看许多从未听闻的东西,还幻想般的说,下辈子做个普通人,与他白头偕老。

但那个人从梦中消失了

后来他又减了一个弟弟,叫小菊。他教他写字,泡茶,种花,与他一起眺望明月。他说他喜欢樱花,他说他希望变强。他没在意,毕竟孩子就是孩子嘛。但孩子也1有长大的一天,也会举着刀,踏上征服的道路。

这个人也消失在梦中

后来来了一头总是绕着围巾的熊,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拥抱,纵使那来自寒冷的西伯利亚。他会捧着一束向日葵,孩子般问他好看吗。当他向他伸出手时,他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即便他知道,这条路注定艰辛。但没关系,有人会同他一道。

最终那个人也消失了。

梦醒了

王耀还是王耀

不是那人的“美人”,“nini”,“小布/尔/什/维/克”

只是【中/国】而已

他明白自己必须走下去,毕竟身后站了那么多人啊





本来打算国庆发的,但忘了嘿嘿嘿

新年快乐!!!!!

国庆节快乐!!!

嗯,一年一度的国庆节来啦

你们可爱的辣鸡航渝

又不写文啦【被打死】

还有

祝耀君生日快乐!!!

【即使你的前路充满荆棘,我依奉你为王】

我真的不会画画【泪奔】

作为一个辣鸡写手,我竟然想上ed!!!

不会上色

九月啊,开学啊,高一狗得哭死

进度什么的。。。。以后在说吧

开心就好hhh

[纯安利]京剧猫

真的我超级安利这个

国产动画片

可以公然吸猫

即使旁边有熊孩子也可以正大光明地看,不怕被说

我跟你讲,丸子和崧崧他们都超级可爱的

沉迷吸猫,无法自拔

【啊我大概已经死了】

黑白DADADA:

*已经冷静不下来了


op欲罢不能啊啊啊!京腔棒!!(据说是舌尖上的中国那边的音乐族做的音乐和音效,配乐有京剧配乐的感觉非常棒!超耐听!

主角全是猫啊!!!可以公然吸猫啊!!

人设棒啊!!

剧情一点也不幼稚!cv一点都!不!尴!尬!武崧声音苏啊,小青水袖超美啊!白糖巨可爱!可以吃好多cp!

现在才追到第一季的13集!B站弹幕足!也有野生科普!

世界观超有趣啊!!笑点不尴尬啊!

有没有入坑的啊(」゜ロ゜)」

墙裂安利!

(沉迷吸猫无法自拔)

【信云】 信仰

大概是黑社会pa

日常ooc

七夕节就勉强看看哈

不喜勿喷










赵云的眼睛很漂亮。

虽然韩信平日里也没少看过,但凑这么近还是头一到。

蓝色的眼曈中闪着异样的光,这总能让韩信无法自拔。他捋了捋赵云同为蓝色的发带,感叹道:“子龙,你的眼睛真美。”

“看够了就下去,别凑这么近。”赵云耳间一抹淡淡的红晕,他轻轻推开了韩信,“前辈,云还有事,就先走了。”

韩信望着赵云的背影消失在街头,笑了笑:“子龙,你只能是我的。”转身便离开了。





韩信与赵云是通过刘邦和刘备结识的。

韩信从小便没爹没娘,家里的亲戚也嫌弃他,说那头张扬的红发像极了他那个做/妓/女/的娘。

韩信不懂自己做错了什么,干脆一错再错,跟这刘邦走上了黑社会的道路。打小他便没有依赖过别人,又无牵无挂,很快得到了刘邦的赏识,做了贴身保镖般的工作。

他韩信从来不是什么安分的人,也亏只有刘邦能忍受他了。



赵云不同。

他是刘备的表弟,小时候是在父母呵护下长大的,知书达理,因为父母出国,寄养在刘备家才走进这个黑暗的社会。他拥有选择的权利,而韩信没有。

打第一眼开始,韩信便看上了这个小他三岁的后辈。因为他的性格,因为他的笑容,还有他的眼睛。

那双拥有了世界上所以色彩的眼睛。

韩信将头发染成了蓝色。

没有了以前的张扬,但多了什么。

蓝色,成了韩信的信仰。



自认识以后,天天缠着赵云成了韩信的必备功课。

他没有急着向赵云吐露自己的感情,他知道,那样只会让赵云反感。

他在等,等赵云认清自己的感情,等赵云爱上自己。

但爱情这东西,谁又能说清呢?

今年七夕,是韩信认识赵云的第九个七夕了。

韩信等不下去了。

这样下去是没有结果的。韩信听见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

是啊,不能等了。



夜晚在不知不觉中降临。

赵云怵着眉头,瞥了瞥天空。

城市的光芒太强了,强到连天上的星星也失了色彩。

这是他认识韩信后过的第九个七夕。




赵云叹了口气,前几年,貂蝉和吕布还在身边,但现在呢?一切都不在了。

他是傻,是天真,可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

他清楚韩信的感情。

他从来不敢与韩信对视,那双眼睛中,藏着太多太多。

他知道,这叫爱。他在吕布看貂蝉的时候看到过。

可他从来没有戳穿。

他不知道该怎样应付这份注定没有结局的感情。



“子龙!!!”远远传来了韩信的声音,赵云一愣,下意识想要逃跑。

“子龙,你别在逃了。”韩信一把抓住赵云,一个吻直接附了上去。

赵云闭上了眼。

谁也没有打破这份沉寂。

当韩信依依不舍的放开赵云时,赵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俩个人,站在街头,相顾无言。

韩信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

“子龙。。信。喜欢你。”

即使知道这句话,但真正听到时,赵云还是一颤。

“没关系子龙,信会等,等你真正喜欢信的。”

“韩重言你个混蛋!!!”

赵云揪住韩信的领子,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他知道
韩信就是他的信仰。

我的天lof它怎么了

隔着tag还能连起来,佩服佩服

【嘉瑞】想要穿越的过去3

日常ooc

求蓝手红心和大长评论

不喜勿喷








“喂,恶党,听说总部会派一个代表到我们这里来,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安迷修正了正领带,严肃地说道。

“是,是,亲爱的骑士道先生。”雷狮漫不经心地说道。

“哎,金,怎么这次来领导了,你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凯莉撇了一眼自家搭档,魔女的第六感总是很准的。

“有,有吗?”金心虚的望了一眼凯莉。

“当然----------快说,你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凯莉一把抓住了想要溜走的金,满脸微笑的说道。

“唔哇哇啊!格。格瑞不。不让说啊啊啊啊啊!”金当然知道凯莉这个微笑代表的含义,自然也就不小心说漏了嘴。

“格瑞啊,不就是要来的那个代表吗?啧啧,没想到,你居然还认识。不简单啊,金。”雷狮在旁边加油添醋的搀和了一句。

“金你----------该不会是男朋友什么的吧。”到不是凯莉脑洞大,只是身边有一对现成的,这么乱想也是无法避免的。

“不,不是啦。我只是从小和格瑞一起长大的,格瑞是个很厉害的人呢。”金傻傻地笑了笑。

这样反而更可疑了呢。凯莉不禁扶额。

这时金的电话响了起来。

“啊抱歉,我接个电话。”金撇了一眼后急急忙忙地跑到了一边。

“金,你在警局吗。”电话那头传来格瑞特有的沉着冷静的声音。

“嗯嗯,格瑞你多久到啊,大家都很想见你呢。”金笑着说。

“我大概半小时后到,对了,把电话给上次缉毒的。。。雷狮吧。”

“欸,是上次缉毒出问题了吗。”金不大不小的声音使周围听的一清二楚。

雷狮挑了挑眉,安迷修抿了口咖啡,凯莉则将一直含在嘴里的波板糖吐了出来。

“不。只是有几个问题而已。”格瑞回答道。

“雷狮雷狮!格瑞说找你问几个事。”金向雷狮挥了挥手,示意雷狮过去。

雷狮站起身,径直走了过去。

“啊,不知道警示厅的代表格瑞,找我什么事呢?”听到雷狮漫不经心的语气,格瑞皱了皱眉,“问几个问题而已。”

“那,请问吧。”

“好,你们确认了这次缉毒事件里所以主要人员,除了押回来的,其余的都死了?”

“对。”雷狮淡淡地说了句。

“但在尸体确认时,少了一具。”格瑞的语气开始变的沉重。

“怎么可能?他还会诈尸不成啊。”雷狮不解。

“我听金说,是你亲自开枪击毙嘉德罗斯,确认目标死亡吗?”

“嘉九?对,是我动的手,击中的是太阳穴,绝对是死了。”

电话那头是格瑞的沉默。

格瑞按了按太阳穴,这种不合常理的案子总是让他苦恼不已。一阵沉默之后,他才再次开口,“好吧,我相信你,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找监控吧,或许是被人带走了。”

“是。”

“另外,总部这边还派了俩个狙击手到你们这里。这次的任务很棘手,多做些准备吧。”

“好。”

电话挂断了,雷狮揉了揉太阳穴,抱怨道“这下,又有的忙的了。”

当格瑞到达的时候,雷狮等人已经准备好了,“代表大人,下达命令吧。”凯莉甩了甩手中的枪,这把枪是凯莉亲手制作的,被命名为“老骨头”。

“凯莉,把枪收好。”来这之前格瑞便看过所有人的资料,自然也就分得清谁是谁了,“接下来,就分配任务。金你负责查找资料,凯莉负责监控,安迷修和雷狮负责现场调查。”

“是”格瑞话音刚落,众人便直接应了下来,“等一下,不是说好的还有俩个狙击手呢,他们呢?”雷狮问道,安迷修在旁边扯了扯雷狮的衣袖,示意他话别这么多,雷狮不以为然。

“狙击手的话是在最后环节参与,不过你们提前熟悉一下吧,他们应该快到了。”说曹操曹操到,一辆车直接停在了大门口,从车上钻出了两个人影。



我,还有60个作文,假期只有3天了啊【望】

猜猜狙击手是谁吧hhh